2007年5月18日 星期五

謝天謝地 我走過「急性心肌梗塞」

謝天謝地 我走過「急性心肌梗塞」

林峰吉親筆

今年(2007)的五一勞動節,對我來說真的很不一樣,往年就放假一天休休息,今年的勞動節是我退休後的第一個勞動節,當然沒有放假的感覺,因為天天星期天,天天放假。但是,今年的五一對我來說卻是一個生死關鍵的日子。

那天中午約了亞力山大俱樂部的球友們,去三股吃海產。吃完海產,回到家大約下午一點五十分,我又打電話給油漆包商及水電工來施工(因為我们家正在整修房子),二點十五分,台糖王欽耀副處長打電話來邀我去KTV與他們同慶勞動節。到此一切都好端端的,身體毫無異樣。

過了約十分鐘,我突然感到胸部有點悶悶的(不是痛喔),感覺到有點怪怪的。起先不以為意,還一面跟油漆工人說那些地方要油漆,要漆什麼顏色。持續的悶了約十分鐘後,我就決定去看急診。本來還想自己騎機車去醫院,太太說她要跟我去,於是就由她騎摩拖車載著我衝往台南市立醫院(市立醫院離我家約五分鐘路程)。在路上,我就開始嘔吐,猶如「吐劍弓」(台語),我叫太太車子不要停,往前走,於是邊走邊吐,很快地到了急診室。我走進去掛號,掛完號後又去了廁所,把沾在褲子的嘔吐物擦拭乾淨。然後回到掛號處去量血壓,此時血壓竟然掉到87/64(我平常的血壓約在136/88),醫師看了情況,馬上叫我趟到病床上,然後測試心電圖,這時我開始冒冷汗,幾乎內衣快濕透了,稍後我又感到右手肘及手掌背面很酸很麻。緊跟著我太太去領來了一大把藥,共十四顆,要我一口吞下去,一切都很緊急。這時,心臟內科的陳醫師也來到急診室,看了心電圖及診察後說,這是很典型的急性心肌梗塞。

於是我就很快的被推到「心導管手術室」進行心導管手術。進到手術室後,醫師說要從鼠蹊部插管,會有點痛,我問說有多痛?醫師說一點點。很快的管子插入鼠蹊部的動脈,我試著去感受插管的感覺(因為沒有麻醉,所以醫師的動作我都很清楚),但是卻是一點感覺都沒有,也不會痛。沒多久,我就「睡著了」。等我醒來時,感覺到身旁有人在呼喚我,男男女女都在叫「林先生」「林先生」。一時醒來,我不知自己身處何處?過了幾秒鐘,我張開眼睛,看到有一個醫生用手臂趴按住我的胸部,其他護士就站在我的身旁,一看到我眼睛一亮,他們就停止呼喚。過沒多久,手術就完成,在我的心導管裝了一個支架。然後,我就被推到「心臟專科觀察室」去休息。

在觀察室,護士交接時,我聽到他們說:病人有用多大的電壓電擊兩次的話語,這時我才想起,在手術室有人在喚醒我的這件事,原來我是在手術中休克了,然後醫師用了兩次電擊,把我電回來的。因此,我的胸部及左腰部各有一電擊的烙印。

回到觀察室後,開刀的醫師來看了一下,他說現在還是危險期,所以我鼠蹊部的插管還沒有抜掉,萬一又有緊急情況發生時,可以馬上再進行手術。我這時的胸部還是有點悶,所以護士來,打了抗血栓劑,胸悶的現象直到隔天早上才解除。

隔天早上八點,開刀的助理醫師來抜管,我問他:這是什麼原因引起急性心肌梗塞的呢?他竟然回答說:「這是意外」直令我錯愕。我一向身體還算不錯,我差不多每半年就會去做一次身體檢查。我所有的檢查項目都很正常:三酸甘油脂也不高、膽固醇也正常、又沒有高血壓(發病當天的檢查數據為膽固醇170,高密度49.8,低密度108;三酸甘油脂61;血壓136/88);我不抽煙,也不肥胖,總之,一切罹患心肌梗塞的病因都沒有,但是病還是發生了,真搞不懂要怎麼去預防。

第二天早上護士小姐拿了一瓶黃色的點滴來打,他說我的血鉀濃度不夠,要補充鉀離子,結果打了四瓶才把我的血鉀濃度提升到正常值。因為我平常不吃香蕉,以前吃了香蕉胃會脹氣,所以長期以來都沒吃香蕉,因而造成血中缺鉀的現象。看來我可以為香蕉的促銷做見證了,原來吃香蕉對心臟有益,因為香蕉含有豐富的鉀離子。請大家多吃香蕉,可以預防心肌梗塞。這也算是我此次得病治療的另一種收穫吧!

在醫院多觀察了一天,沒事,第三天就回家了。

五月八日回診,我又問了當天開刀的陳佶良醫師,造成這次心肌梗塞的原因,他說:可能太累了(或許是罷,因為房子整修了將近一個月,生活有點搞亂了)。也看了心血管攝影,看到我的左前降支管在做支架前完全堵死了,從發作到血管攝影的短短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,心肌動脈就完全不通了,真是相當危急。好在發現得早和及早就醫,而市立醫院團隊的搶救非常迅速,才及時救回一命。同時,因為急救的速度極為快速,所以心臟肌肉也沒有受到損壞,真是謝天謝地。謝謝市立醫院的醫療團隊、謝謝陳佶良醫師。

在此,也同時感謝台糖前總經理葉鴻展夫婦,訓練中心主任何希達先生,訓練中心陳竹聰先生,在第一時間趕到開刀房關切,前農委會李廣武科長、欒家敏教授、盛中德教授、謝廣文教授及南改場鄭榮瑞課長於五月四日前來寒舍慰問,馮丁樹教授、盧福明教授、謝欽城教授,農糧署林明仁科長、白瀛洲技正、徐淑嬌小姐,強鹿公司張篤躬董事長,農試所蔡致榮組長及台灣福多公司陳水清董事長,陳茂盛課長及賴健二技師等的電話慰問,台糖公司精農事業部及美國分公司致贈「早日康復」蝴蝶蘭盆花,還有鄰居及親朋好友之關切,在此一併感謝。

謝天謝地,走過「心肌梗塞」,我宛如「重生」。「重生」後的人生,我將珍惜目前所擁有的一切,並且學習活在當下,因為人生是不能「NG」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檢附振興復健醫學中心心臟血管內科主任殷偉賢醫師,對急性心肌梗塞的有關說明。請參考(本段沒有經過授權,請勿拷貝)。

急性心肌梗塞如何發生?

急性心肌梗塞和不穩定心絞痛,是冠狀動脈硬化的急性併發症,主要是冠狀動脈血管內的硬化斑塊(atherosclerotic plaque)破裂,引發急性血栓(thrombosis)阻塞了血管所致。硬化斑塊隆起在冠狀動脈血管內,主要由兩部分組成:富含脂肪的核心(lipid core)和覆蓋其上的纖維帽(fibrous cap)。穩定的硬化斑塊(stable plaque)脂肪核心較小,纖維帽較厚,不容易破裂;不穩定或脆弱的硬化斑塊(unstable or vulnerable plaque)脂肪核心較大,纖維帽較薄且組成較鬆散,容易破裂。

動脈硬化進度速度受身體狀況改變影響


動脈硬化的過程雖然看似緩慢,但進展的速度會受身體狀況改變的影響。當血管因為經常受到吸煙、高血脂、高血壓、糖尿病等等的刺激時,會加速動脈硬化進行,原本穩定的硬化斑塊會逐漸轉變為不穩定的硬化斑塊,纖維帽的結構變得脆弱。最後,不論是因為纖維帽結構脆弱而自發性產生裂痕,或是因為血管內血流機械性地加壓於管壁造成損傷,最後纖維帽終於破裂。血管內膜的傷口會啟動凝血機制,吸引血小板附著、凝集,形成血栓。當形成的血栓將血管的管腔塞住,阻斷了血流,不穩定心絞痛或急性心肌梗塞於焉發生。

急性心肌梗塞的處置

近年來已知緊急使用溶解血栓藥物,或氣球擴張術和裝置血管支架,及早打通血管,使其恢復暢通,可以在心臟肌肉尚未完全壞死的12小時內,減少梗塞範圍,而且越早越好。因為打通血管的時間越早,救活的心臟肌肉越多,病人將來的預後也越好。

這些接受緊急氣球擴張術及裝置血管支架的患者,未來再度梗塞的發生率和死亡率都顯著降低。當然,術後若能長期服用被證實可以延長心肌梗塞患者壽命的藥物,包括阿斯匹靈、乙型交感神經阻斷劑、血管張力素轉化酶抑制劑及statin類的降血脂藥物等等,可以得到更好的結果。

治療急性心肌梗塞重要課題,將最適當治療及時給予最需要病人


然而,即便在醫療發達的歐美國家,仍有半數到三分之一的急性心肌梗塞病人無法接受到適當的治療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,病人發病時未及時就醫,出院後又沒有遵從醫囑持續服藥追蹤。在台灣,恐怕情況也差不多。所以,在治療急性心肌梗塞上最重要的課題是,如何將最適當的治療及時給予最需要的病人。這包括「把握急性發作時治療的黃金時間打通血管」和「後續且持續的藥物治療」。這不光是醫療系統單方面的責任,還牽涉到醫學資訊傳播和病人及家屬的教育方面。

因此,就緊急救治這類高危險而且命在旦夕的病患而言,使用氣球擴張術和裝置血管支架及早打通血管,立竿見影,當然能延長患者的壽命,其效果也是值得肯定的。許多心臟科醫師犧牲睡眠,日以繼夜的輪班值勤,為的就是要提供病患最佳的治療。

1 則留言:

Martin Foon 提到...

你從死亡的幽谷回來,向大家有的沒的感謝了半天,尚忘記應感謝兩個人,一個是你太太,沒有你太太帶你去醫院,我看你會從這個幽谷裡走不出來;第二個人應是上帝,那個對你還感覺憐憫的神,是祂要你回來,否則你還能快快樂樂地再吃香蕉嗎?